年年油米慰问金 中国天眼一周岁 曝蒲巴甲梁洁恋情

Clothing & Fashion

莫让扶贫扶出“懒汉心态”–重庆频道–人民网   有地方把扶贫当成慈善救济,只为贯彻精神、落实指标,所以简单粗放、大水漫灌,只管“肚子”、不管“脑子”。这让一些贫困群众有了“输血期待”,搞生产不积极,争当贫困户最积极。政策变了味,扶贫成了养懒汉。(10月13日《人民日报》)   俗话说“勤人过山易,懒人动指难”,投入心血扶贫攻坚,却扶出了不少“懒汉心态”,凡事“等靠要”,所需只求短效不顾长效,甚至自恃“扶贫对象”身份要补助等帮助,种种问题显然是当前各地扶贫工作中广泛存在的。诚如习近平同志所言:“扶贫先扶志”,一个不愿改变、懒得致富、始终观望的人,再是鼓励和督促也是枉然,这便决然不能靠常规办法来扶助。   其实,“懒汉心态”的存在本身就是一种必然,一些地区和群体,缺的不是客观条件,而是个人心态和思想出现了差池,“穷惯苦惯、年纪不小,致富留给下一辈”,类似思想在农村基层特别是边远地区尤为盛行,再加上以往扶贫工作开展形式的单一化,更衍生出“穷人享政策”的懈怠情绪,年年油米慰问金,得过且过。个人如此、地方犹是,一些贫困县以往根本不愿“摘帽”,就是等着大笔资金和倾斜的政策供养着,成了标准的“年年扶贫年年贫”。   有这样一句警语:你永远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。无能力者情有可原,可一旦出现“懒汉心态”,许多扶贫方法的落实也就再难成形。当然,一些地方也必须总结自身原因,要么决策缺乏科学性和长效性,力求脱贫“短平快”,稍不注意就成了简单粗暴的“输血”扶贫,许多贫困群众看到眼前利好,根本不会考虑“细水长流”,成了什么直接要什么,乃至于造出个“争当贫困、坐享帮扶”的窘状。   可见,一些贫困群众的“懒”也是惯出来的、长期养出来的。可想而知,不少地方在从五年脱贫要求到三年脱贫,甚至牙一咬就要求当年脱贫,别说产业还未成型,就连贫困户今后“做什么”的问题都没有解决透彻便对着指标照葫芦画瓢,譬如许多贫困村得到的扶持产业是林果种植,贫困群众却尽显疑惑:“这树苗都没长成我们咋就脱了贫?”   “懒汉心态”看似单一,其实背后有着比较复杂的原因构成,但归根结底,要彻底让贫困人口摆脱这一心态,就必须从贫困群众的核心需求“断根”。苦口婆心地劝、事必躬亲地帮,触动的只是一部分,其实人人愿意富裕,更企盼安居乐业,只不过在奔向共同目标过程中一时难以触及,便退而求其次。说白了,扭转“懒汉”心态,就得通过有效手段调动积极性、规避“等靠要”,一些政策的制定和决策的落实,必须增进激励机制,设置相关“门槛”,譬如易地扶贫搬迁,何时动工可以得到全额补助;发展种养殖产业,做好何种准备可以获得最多贴息贷款;响应职介工作,做出何种业绩可以获得企业、政府“双工资”;贫困较重者,参与何种帮扶可以得到生活费补助。   除却“老弱病残”等客观困难外,但凡能够做事的都必须参与进来、向上向好,让贫困群众主动思考这些问题,让一些懒惯了穷惯了的人看到简单的付出换来的较大回报,看到相同情况的邻居、朋友抑或亲属有了改变,自己便也动起手了,而做好“眼前利”和“远长好”的结合,自然就能够聚合思想、分类扶助。   扶贫要真扶贫,莫扶出“懒汉心态”,看到成因的多样性,分析背后是“慵懒病”,多些理解和深入、少些“扶贫焦躁”和“简单粗暴”。要让“懒汉”动手虽说不易,但也须切忌无奈,实实在在地解决这类问题,也是扶贫工作必须攻克的难关之一。   文 余祖欣 (责编:盖纯、张?)相关的主题文章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