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们没一个人能赶回来 云南野象伤人事件 重庆新任公安局长

Personal Product & Services

28年首次返乡过年的农民工夫妻:既喜悦又沉重-中新网   中新网达州2月5日电 题:28年首次返乡过年的农民工夫妻:既喜悦又沉重   记者 张浪   2月4日是四川省达州市大竹县高明镇李祚合、许名秀夫妇一家的大喜日子,他们的二女儿出嫁。下午2时许,当张罗完喜事、安排好亲友以后,李祚合夫妻俩忙着从镇上赶回位于老学堂村的家里备年货、打理年前最后的准备工作。相较于女儿的出嫁,2016年的春节在夫妻俩心目中同样重要,因为这是28年以来,他们第一次返乡过年。   1月29日下午,许名秀带着4岁小孙女乘坐“免费农民工返乡专列”回到达州,与此前从深圳回家的丈夫李祚合相聚。在同一时间段,李祚合的4位兄弟姐妹也都从外地赶了回来,准备与八旬母亲团年。   谈及28年后首次回家过年的感受,李祚合告诉记者,“当回到家见到母亲的那一瞬间,心里又高兴又很沉重:这么久没见到母亲和自己的兄弟姐妹,感到很高兴。看到母亲老了,眼睛也不好,这么多年没尽到儿子照顾母亲的责任,非常愧疚,心里很沉重。看见母亲所住的房子如此破旧,孙女回家当晚都不愿意住在这里,自己打工这么多年却无力改善,想起也觉得很伤心。”   李祚合上一次回家是在其父亲2015年去世的时候。“父亲当天早上发病,下午就去世了。我们没一个人能赶回来,回来看到伤心的母亲,心里很不是滋味。那个时候我就下决心,今年春节无论如何都要回家和母亲团年。”   之所以这么多年未回家过一个春节,李祚合道出了自己的苦衷。“这28年来,我们在深圳过得很心酸。加上儿子不争气,没存到钱,一直没有面子回家面对父母和村里老乡。”   李祚合在年轻时参加了“中越战争”,退伍后回到大竹老家新修了几间房屋,欠下10万元人民币债务。迫于还债压力,28年前的春天,李祚合与妻子许名秀从老学堂村出发,远赴深圳打拼。“从农村的土墙房到城市的钢筋水泥大楼,转变太快,最初很不适应城里的生活。”   许名秀说,相对于务农,在深圳确实挣的钱要多,但开销也大,没怎么存钱。几年后,夫妇俩合计开了一家挂面作坊。后来挂面生意日渐萧条,2013年许名秀到深圳当地一家电子厂打工,留下丈夫在出租屋一边带孙女一边继续生产挂面。 许名秀准备的年货��豆腐。 张浪 摄   回忆过去28年在深圳过的每一个春节,许名秀说,“每到吃团年饭的时候,看到桌上的菜就想起家乡,想起父母。”   就在李祚合在厨房准备一些简单的年货的同时,许名秀在隔壁房间,将自己的衣服收拾整齐,装进30多年前使用过的木箱和大木柜子,这是她结婚时的嫁妆。虽家徒四壁,但这一切在夫妻俩眼中,却如此温馨、熟悉。   谈及年后打算,许名秀说,“定了正月初五就出发赶往深圳上班,明年母亲81岁生日我们一定还要回来”。   得知儿子儿媳很快又要远去他乡,陈德军老人说,虽然非常不舍得,但想到他们有自己的家庭和事业,还是要理解。   李祚合夫妇所在的大竹县高明镇,2016年春节前,返乡的农民工比往年增加不少。“高明镇今年80%的外出的务工人员都回来了,或许现在大家亲情意识提高了吧。”高明镇镇长潘运春说。(完)相关的主题文章: